《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一条:婚姻家庭受国家保护

时间:2021-2-19 作者:民法典365·律师法律咨询

民法典·婚姻继承编

第一千零四十一条婚姻家庭受国家保护。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保护妇女、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的合法权益。

 

婚姻家庭编的四项原则系沿用《婚姻法》的规定,因为《婚姻法》规定的这些基本原则,经过长期的实践证明是正确和必要的,也是基本可行的。考虑到婚姻家庭编主要规范夫妻作为平等民事主体的权利义务关系,生育与婚姻之间不是必然的关系,计划生育问题超出了私法的调整范围,应由《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专门规定,故《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删去了“实行计划生育”的内容。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民法典草案时,有的代表提出,草案物权编、合同编、人格权编、继承编都在“一般规定”一章规定了物权、合同、人格权、继承权受国家或者法律保护的内容,建议在婚姻家庭编中也增加类似规定,既有利于体现国家对婚姻家庭的重视和保护,也有利于各编体例的统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采纳了这一意见。

―、婚姻自由原则

婚姻自由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提出的一种思想和口号,认为是一种天赋的人权。1791年的《法国宪法》宣告婚姻为民事契约,确立了婚姻的世俗化和自由化,使婚姻自由成为一项法律原则。在1804年的《法国民法典》中,婚姻自由原则体现在婚姻的缔结和婚姻的解除两个方面。现今各国立法例均将婚姻自由规定为一项基本原则,成为衡量一国婚姻家庭立法进步性的重要标志。

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是指男女双方有权依照法律规定,自主自愿地决定自己的婚姻问题,不受任何人的强制与干涉。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是统一的,两者缺一不可,共同构成婚姻自由原则的完整内容。结婚自由是建立婚姻关系的自由,离婚自由是解除婚姻关系的自由,结婚自由是实现婚姻自由的先决条件,离婚自由是结婚自由的必要补充。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任何自由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自由。实行婚姻自由,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在自己的婚姻问题上可以随心所欲,想结就结,想离就离,而是必须依照法律的规定处理婚姻大事,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婚姻自由的权利。即便在承认“婚姻是一种契约”的西方国家,也对婚姻自由附加了诸多限制,比如要求婚姻具备一定的形式要件,不允许当事人仅凭个人的意志解除婚姻关系等。“过度的自由实际上就是欲望的放纵”“特别是自由不受限制被滥用的时候,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二、一夫一妻制原则

一夫一妻制,是指一男一女结为夫妻的婚姻制度,任何人无论性别、财富和社会地位如何,都不得同时拥有两个或两个以上配偶。已婚者在配偶死亡、离婚前,不得再行结婚。在现代社会,一夫一妻对任何人都具有同等的约束力,不允许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存在。任何人都只能有一个配偶,否则要受到法律的相应制裁。

三、 男女平等原则

男女平等是现代法治的重要基石之一,它所强调的任何公民不得因性别而受到差别待遇,不应只是人类社会的理想图景,而应是人类社会的现实状态。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颁布与实施,体现了男女平等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1982年12月4日,我国现行《宪法》正式生效,男女平等是一项宪法原则,根据《宪法》第48条第1款规定,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民法典》婚姻家庭编所规定的男女平等原则,是《宪法》男女平等原则的具体化。男女在婚姻关系、家庭生活中享有平等的权利,承担平等的义务。家庭成员在享有民事权利时,不应受到任何基于性别的差别对待。

四、 保护妇女、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的合法权益

家庭是妇女、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生活的基本社会单位,对妇女、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婚姻家庭权益的特别保护,是我国婚姻家庭法律制度的一贯原则。

其一,《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特殊保护妇女权益的内容十分广泛,比如《民法典》第1082条规定:“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者终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但是,女方提岀离婚或者人民法院认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请求的除外。”第1087条第1款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按照照顾子女、女方和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判决。”第1088条规定:“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也就是说,婚姻家庭编对女方怀孕、离婚财产分割、离婚补偿等的规定,体现了对妇女权益的特别保护。

其二,考虑到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已经是国际社会的共识,《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特别强调了对未成年人利益的保护。比如《民法典》第1084条第3款规定:“离婚后,不满两周岁的子女,以由母亲直接抚养为原则。已满两周岁的子女,父母双方对抚养问题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双方的具体情况,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判决。子女已满八周岁的,应当尊重其真实意愿。”

根据《民法典》总则编中第196条的规定,请求支付抚养费、赡养费或者扶养费的,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父母对子女的抚养义务从子女出生时起至子女成年时止,在此期间,子女被父母抚养的权利是一种持续性权利,亦是父母的法定义务而非普通的金钱之债,故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该条规定非常有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切实保障了未成年人受抚养的权利。

其三,人口老龄化的通行标准为:当一个国家60岁以上的人口达到或超过总人口的10%时,就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自2000年以来,我国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2014年全国总人口136782万人,60岁及以上21242万人,占总人口的15.5%。我国人口老龄化呈现出发展速度快、人口基数大、社会保障层次低和力度差的特点,数千年我国的人文观念使家庭的代际关系形成了特殊的双向型平衡模式,即上一代抚养下一代,下一代赡养上一代,抚养和赡养基本处于平衡状态。费孝通先生将中西家庭模式总结为西方的“接力模式”和中国的“反哺模式”。在接力模式下,上一代有抚育下一代的责任,下一代却无赡养上一代的义务,一代代都只向下承担责任,就像接力跑步一样。而在反哺模式下,每一代在抚育下一代的同时,都承担赡养上一代的义务。但是,由于近年来新的经济态势和思维模式的变化,代际关系发生了改变。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就是父辈对子孙的抚养责任在强化,而子孙对父辈的赡养义务在弱化,很多家庭出现“敬老不足,爱幼有余”的倾向,个别家庭甚至“爱幼不敬老”,由此导致侵犯老年人合法权益的事件频频发生。如何更好地保护老年人的权益,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受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限制,对老年人的赡养和照顾还主要依赖于家庭。当父母年老多病、丧失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时,成年子女就要承担起赡养的义务,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

其四,家庭是残疾人生活的主要载体,甚至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唯一依靠。但他们在婚姻家庭生活中却遇到了许多健康人难以想象的问题和困难,主要有:结婚自由权的实现相对困难,婚检、孕检率低,监护规定不到位,养老问题没有得到真正解决,离婚时法律没有规定特殊的保障措施,等等。为了更好地保障残疾人在家庭生活方面的权益,《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在基本原则中专门新增了保护残疾人合法权益的内容。对于残疾人这个弱势群体来说,这无疑是个利好消息,有基本原则规定的“尚方宝剑”,人民法院在处理涉及残疾人的婚姻家庭纠纷案件时,就可以在裁判时尽量最大限度地保护残疾人的权益。比如处理离婚纠纷,如果残疾人生活困难,有条件的另一方应当给予残疾人一方适当的经济帮助。

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如若侵权请通过投诉通道提交信息,我们将按照规定及时处理。